灯雨

[猿美]暖冬

  

 

『说谎的人今晚要在酒吧,在对方点酒的同时,像傻瓜未成年一样点一杯果汁』

 

  

嘴上说着蠢死了却还是玩起来的真心话大冒险之第一弹。

假日上午郊区的电车只载着寥寥数人。

 

安静的氛围中角落里的两个年轻人也有刻意放低音量。

 

 

石头剪刀布!


“真是的……问吧。”


“哦!嘿嘿,你这家伙身上到底一共有多少把小刀?”


“无聊的问题……袖子里10把腰间16把靴子里8把。”


“真是不想被你这种藏了这么多暗器的家伙说啊……”

 

 

石头剪刀布――布――布!


“可恶……来吧,问!”


“美咲在草薙哥和淡岛副长婚礼上那句[那家伙最后会和什么样的人走在一起呢]是在说谁。”

语气淡无波澜,眼神看似平静如水。

 

“你、你为什么会听到啊!!”


“这么近又这么大声吵死了……”

 

 

戴眼镜的人坐在左侧左耳带着L,橘色头发的人坐在右侧右耳带着R。两个人和一副线式耳机一起被一条米白的长围巾轻轻裹了起来。

 

以分享专辑的同时又能听到彼此说话为目的的姿态――然而其中一方的音量突然提高时着实不是个好状态。偷瞄瞄四周幸好没有人投来不善的目光。

 

“那、那种话才没有……”

 

“诶――要说谎吗美咲~?”

 

“呼……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啊啊啊啊!”吸吸鼻子,用小到不能再小的声音,“就是说猿比古咯……”

 

 

因为奇怪的尾音嘴角翘起来的戏弄一般的弧度还没完全归于原位。

 

刚刚好一首歌就那么结束,下一首的前奏才刚刚响起,好死不死偏偏是这么这么舒缓的节奏,电车里是沉默,两个人外面的一只耳朵都是沉默,围巾围起来的里面的部分也是沉默。十几秒的安静好像沉浸在了花海正心,说不出的迷惘又带奇妙的静好,是不是围巾太厚了,脸颊有点热,你也是我也是。

 

 

“喂,你怎、怎么不说话了……”


“没什么……”


“那继续吧!”


“切,再继续也还是我赢。”

 

  

石头剪刀布――布――布――布――布――布!

重复重复重复重复重复重复终于――

 

“不是吧……”

 

“哼,真是自大的猴子啊!输了活该。”


“切,那要问什么随便你了,反正我可没什么容易被抓到的把柄哟。”


“啊……那个……”预料中冒着活力和傻气的坏笑却没有踪迹,他透过清晰的镜片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的人微微低下脑袋把嘴埋进了围巾里,脸颊和耳朵尖上的颜色却怎么看也不像是体感温度造成的后果,闷闷的小小的声音全都自觉地跑进了另一个人的耳朵,“那个问题,我、我还挺想问出来的……怎么说呢,好像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呢,哈哈……”

 

干瘪瘪的两声笑后对随即而来的沉默不禁做出了条件反射般的侧头,却对上一张鼻尖几乎都相碰的放大的脸。

 

 

“没没没什么!”一瞬间紧紧闭了眼睛,也不只哪里来的慌张,就在想向后闪开的时候却发现被对方扯紧了的围巾让自己难以挣脱。

 

“关系平常常说不上太讨厌但经常添乱让人烦得要死的部下,结了婚也根本没在工作上变得多温柔和善的副长,让人看不透的有时虽然令人持有敬意却又喜欢捉弄人的室长,所见过的学园里普普通通根本留不下一点印象的男女学生,白银啊绿啊也有各自归宿的其他氏族成员,光是走近就已经让人感到不舒服了,走在一起走到最终什么的这种事情……根本就是想都想象不出来的东西……”四目相对,无法逃离,声音细小如丝,L和R还在轻轻地放着[雨里望不见散落的年华]那样朦胧又意味不明的歌词,但播放器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这个人调的很小而说话声很清晰――或者说,他说出口的这些话,不知道是因为顺风耳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听得明晰。

 

“但是也有……自始至终根本就无法放弃的……人……啧……说出让笨蛋也能听懂的话……简直是个艰难的挑战啊……”

 

 

“……猿比古?”

 

什么啊。

脸突然就红得像个熟番茄。

 

“没什么……到站了,不是说要去看冰雕的么。”

 

“哦、哦……”

 

 

路途沉默得像一人行。天气其实没有很冷,伏见以对方穿的少为由把自己的围巾全都缠在了出门完全忘记系围巾带手套的家伙的脖子上。

天气其实……也没有很暖。

 

手没有插在兜里。两个人都没有。

 

并肩而行的中间的空隙,微凉的皮肤偶尔偶尔又偶尔地轻擦数次,轻得没有一丝声音,也在表面上看起来没有让谁的表情起一丝波澜。

直到人越来越多。

悄悄地,静悄悄地――
那家伙就那么用大拇指和食指的指尖,轻轻夹住了高个子的人的衣袖。

 

 

他的脚步顿了让人难以察觉的几毫秒,没有说话,侧头看去的时候橘色的脑袋低得让人看不到表情。
就快到入口。

人越来越多,差点点把他们冲散。

 

 

抓住袖子的手收的更紧了。

一股与往常不同的烦躁的气场开始散发,也不知哪里来的闷与气,突然就把比自己小了一小圈的手紧紧攥住,加快了脚步冲向售票处,刷卡领票入场,左手一气呵成,右手自始至终紧紧攥住了另一个人的手。

 

“猿……比古……”八田愣愣地任由被抓着走了十几秒,然后就死死停住脚步扯住了他,“这是……什么啊!”

干什么……眼睛里有湿润润的东西打滚。

 

“这个、这个气氛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不懂啊!”愤怒的甩开了前方那个人的手。

然后眼睛里的东西就不受控制的在一阵轻轻吹来的风里落在脸上,明明是暖冬,却总觉得被吹得一阵生疼。

 

 

“我就是看到了草薙哥和那个冰山女结婚了而已,我就是听到了藤岛和艾力克在一起的消息而已,我就是听说了镰本和女朋友订婚的消息而已……我……就是很想知道猿比古最后会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而已……也想知道我自己最后会和谁共度余生而已……你那,[自始至终根本就无法放弃的人],又是……我、我不懂啊……”

好像有什么裂开了。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手指却先着了魔一样,静悄悄地在缩小版埃菲尔铁塔冰雕的注视下似乎带着虔诚的心意接住了那滴泪。送到自己舌尖的时候,在眼角还潮湿的人惊诧的目光里,尝到了咸与苦涩,而心底随之生出一种极度的、从未体会过的美妙。

 

 

“美咲,在一起吧。”

细致亲昵不留一丝空隙地抚过易怒的眉眼,擦过橙黄的发尖,摸过成年了还像个中学生一样的脸颊,最后因用佩剑而微有薄茧的大拇指,在那人的唇上轻轻打转又停留。

 

“在一起吧……”再度开口,低声在他耳边喃喃,“这下就算是笨蛋……也能听懂吧……”

 

声音变得柔和,又轻了起来,手臂却用那种拼尽了全力的劲头,将这个人死死拥入怀中。

 

 

 

“笨蛋……笨蛋猴子!”肩膀突然间传来的湿热和自己腰间一霎那收紧的手臂――

 

 

 

啊啊……
暖冬……

 

  

- END

 

实在是想写围巾和冰雕的细节所以设定成了冬天……
总之,还是预祝美咲生日快乐XD
你们永远,都是彼此的独一无二。

 
   
评论(1)
热度(40)
懒癌,话废,喜静,少言。
圈地自萌。
猿美,青厨,洁癖,怪胎。
既无赫里,亦无灯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