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雨

逃避

 

0.

非常庆幸自己在热榜名作《人间失格》之后再去读这本淘宝角落里才能找到的《逃避主义》。

  

胆怯、不安、紧张、恐惧、愧疚、谨慎、逃避。

 

  

1.

人际关系是一个十分奇妙的东西。能够强大到生死之间毫不犹豫的以命换命,能够脆弱到因一件外套审美不同而不相往来。更加奇妙的是,人们能够在争执之后的日子里双方慢慢谨慎温柔相待,不言不语却一点点地将纽带变得比以前温暖又坚韧了数倍;人们也能够因为一方不慎弄丢了另一方的课本而诚恳道歉后依然不能亲和笑谈。

  

我曾经得到过[心思较细却不善表达]这样的评论,自我分析一番会发现,更多的时候大概还有[不愿表达]。

  

很多时候会选择正面的沉默。

比如被误解,曾经对一个人十分钦佩的同时又讨厌着他,结果却被误会作恋慕,直到今天,当年那些误解着的人大概也不会知道彼时的自己是十分喜欢一个楼下班级圆脸大眼的网瘾少女的。

再比如被猜忌,当然最典型的例子是离不开关联QQ、消息回复这种小儿科的东西的。但在陈述了一遍“这是内心的猜疑事件而非真正的事实”之后的我的沉默,被当作是无理哑然的表现。我一直认为人类基本语言的能力不足以使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信任程度有所改变,正如天花板正中央一颗灯的灯罩颜色并不会影响电表上每个钟头因为这盏灯而走过的数字。

  

是的。我几乎不愿信任任何语言,也更不愿用语言去表达除了谢意与歉意之外的东西。更加重要的东西是能够看得见的——由憎恶而生的,刻意的疏离与划开的明显界限;由恋慕而生的,全力以赴做一件小事进而内心自我满足;由敬仰而生的,胆怯和关心的同时又小心翼翼模仿与学习;由怜惜而生的,使自己本急躁的性格修整得更平和、态度更轻柔。

  

在[表达]这件事上,语言较行动而言,其力量有时不仅微小无踪,还常令人感到虚伪和厌烦。而上段所述之憎恶、恋慕、敬仰、怜惜,以及牵挂、担忧、尊崇等情绪,于我而言,是更加适合闭口不言,由点滴行动累计而成,进而表达出来的。

 

  

2.

我无法从叶藏的身上读出愧疚感和罪恶感,甚至于文中有所表达(比如离开静子母女之事)的时候,我也只觉得这是叶藏的“演戏”之一,认为这并不能使他的心理活动和人生轨迹真正产生什么波动,这也是我难以认同这本《人间失格》的一大原因。

最初认为太宰治在这本书中的价值观尽数含着无病呻吟,甚至毫不留情觉得文中他的所作所为、与人相处的方式,应当使他被评判为人渣。当然,这在谨慎细思——特别是又读了《逃避主义》——之后,我似乎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理解叶藏对周遭事物与人的厌恶、胆怯及其衍生的逃避的欲望了。但还是不愿认同其价值观:毕竟无意或是刻意地伤及无辜,而自身并没有内心任何的不安和焦虑,这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不值得被尊敬的。

  

在《K:lost small world》的结尾,八田与伏见的对话中有这样一个部分。

伏见:[那家伙(指父亲伏见仁希)……是个天才。]

八田:[你也是啊,但是你不会变成你父亲那样的,]他认真地注视着伏见:[你也有罪恶感吧。]

伏见:(内心)/罪恶感吗……如果那是人类的证明的话……[100分。]

八田:[啊?什么100分?]

  

这无疑是八田美咲对伏见猿比古的一种人格肯定,当然伏见也以[100分]的肯定予以回答——虽然八田似乎并没有反应过来,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总而言之,这里想要说的话题是关于愧疚感和罪恶感。而这在《人间失格》中,我无论如何也读不出一丝真切的感觉,我对主角叶藏的人格和作为难以赞同和肯定,这也是我难以接受这本书所刻画的形象的原因之一。

 

  

3.

这里并非在刻意否定《人间失格》这本书,相反地,我倒是能够站在一定的角度上去理解太宰治透过叶藏这个形象去表达出来的对周遭事物与人的忧虑和胆怯,他的失望与孤独在书中表现得淋漓尽致,进而不断逃避。我常常对选择自杀的人嗤之以鼻,曾经还说出“连生命都能够轻易放弃的人,不明白有什么值得同情的”这种话,但太宰治在这里的确让我有所改观:当一个人没有对周围人事物的兴趣,没有对任何东西的追求,没有对任何人的除了厌恶之外的情感之时,生存无非是等同于盯着秒表不紧不慢倒数的死寂,这时的死亡或许是对自身与他人而言逃避的最幸方式。

后来读到《逃避主义》之时,虽然书中部分地方有些晦涩难懂——我的学识与思想远不足以尽数理解段义孚先生的理论——但着实能够赞同一部分自己能够看懂的篇章,人类常在逃避,利弊双存,试图逃避天灾而建筑的房屋和祭祀文化仪式,试图逃避疾病而创立的医学与养生,试图逃避情感创伤而选择死亡,试图逃避饥荒与贫穷而选择抢夺和欺诈。

 

而我便也认识到自己常在逃避的这一事实。

 

 

4.

中学毕业的那一段时期,毫不给自己面子地说在大学之前,当时体重已经是超重,以及不愿装饰外表,便十分抗拒拍照和看到照片中的自己,于是彼时极力避开摄像头。直到如今偶尔翻看中学班群时蹦出来的多张黑照或是美照均无自己一影,竟十分庆幸。

大学时代情感刚刚开始是在军训,十分苦恼地迷恋着一个同连队的人,无论两年前的当时还是如今,大概都只能对她用[可爱]和[美好]这样的词汇去形容。而那个时刻仍然是逃避着自己的取向的,后来便是在逃避着她有伴侣这一事实。沦落至今搬了校区甚至见面都已不能。而前些日子则在逃避着结束了有段时间的上一段交往。十分不愿与他再有过多的交流,甚至被人提及他的事情也会浑浑带过,并偶尔为此感到烦躁,同样地也由于搬了校区彼此几乎不会再见面,暗自竟有些满足。

事例实在太多。

 

不得不说,有时适当的逃避无疑会使人感到安心和舒畅,转而将精力集中于其他事件,成功避开使头脑感到抗拒的事件。

 

5.

‘对热榜著作难感其优,对无名小作常生共鸣’,就是这样了。

 
   
评论
懒癌,话废,喜静,少言。
圈地自萌。
猿美,青厨,洁癖,怪胎。
既无赫里,亦无灯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