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头像自摄自修

破写字的,瞎修图的,胡拍照的,乱剪辑的。
墙头不少。一切对得起良心就行了吧。

老年人。主要缺点是不太会聊天…

所有的文俗腻黄暴只产糖,慎关。

既无赫里,亦无灯雨。

[薛晓]义城中学今日头条

- 偏薛洋视角,短完,字数约4k

- 莫名想码个薛老师的角色,于是出现了奇怪的产物。敲键盘时候只顾着自己爽了,苏得妈都不认

- 这次…ooc没治了,总之慎入…

  

很多高中老师都会干一件事,那就是在学生叽叽喳喳或者不安分地闹腾的时候扔粉笔头。

原因么,谁没上过学呀。都知道高中生活,起床吃饭学习吃饭学习吃饭学习睡觉,本来不像初中小学一样,已经到了懂事的年龄,却总得学习,无聊得很。这年龄的孩子性格也皮,理科班男生又没文科班那么少,就老爱三两成群地一起调皮捣蛋,课堂上自然也常常不消停。

 

要是从扔粉笔头说起的话,义城实验高中二年六班班主任的粉笔头,全校都害怕。你见过能次次准确丢进学生嘴里或者水杯里的吗?不光如此,还总是笑,但他的笑可比骂吓人多了。也不管你是男生还是女生,反正会看似和和气气地甜笑着让你在你在全班人面前对着摄像头大声唱一整段校歌才能坐下。

变态,恶魔,流氓,大魔头。各位学生和看着监控的值班老师都这么想。

不唱?他会在课间嚼着泡泡糖晃到你身后阴恻恻地笑着说,不唱,先送你两个月的病假吧,至于学习嘛,自己想办法去。他是真做得出来的。曾经有哭着喊着说不想放假想要上课的学生,求教导主任半天,学校才半信半疑放他回班。然后回校的第一次月考惨不忍睹,第二次月考成绩飞升。

 

众位同事对此褒贬不一,议论纷纷,特级教师的职称,确实有两把刷子。至于那些看不惯他的――多了去了,本人似乎并不在意――这位夔州来的薛老师,连带出来两届的状元班,看不惯归看不惯,可你不服也得服。

不过要是说回当时,恐怕只有这老师自己明白那学生聪明得很,落一俩月的课根本不算什么,更何况他也有些上进心,只是玩心不泯,自然在家待不下去太久。“激一下,好玩得很。”后来提起这件事的时候,薛魔头是这样说的。众人对此又是议论纷纷。

不过也难怪当时其他闹腾的学生只是多吃了一嘴的作业量,或者出个三倍的糗罢了。

洋哥。毕业的学生最后都这么叫。

 

诸如此类的手段非常之多。治学生的手段不管多恶劣多诡谲,反正他是做了个遍。

 

薛魔头是个教化学的,按理说三十来岁的理科男老师常常都是一身正装为人师表的严谨模样,性格活泼的也是年轻有为的运动套装或者休闲常服。要么是过早秃顶的老顽固,要么是循循善诱的和气人。可这位的模样好像怎么看都跟教书的扯不上关系,上下班骑着越野摩托风驰电掣,热的时候背心大短裤运动鞋,天凉了皮夹克牛仔裤再挂个铁链子。据说,还是个gay,有一个在一起很久的男友了。只是对方并不是学校的老师,学生们也都没见过。

 

上学期新生刚入学俩礼拜的时候,每人一周的值班轮到了这位班主任。新高一哪认得这位高年级都怕得厉害的大魔头。

 

薛魔头竟然穿了一身校服外套,下身还是自己那条牛仔裤,只是上身扣了个校服,显得有些不伦不类。本来面容长得年轻,也挺帅气的,最要命的是爱笑,笑起来露出的一对虎牙才是完全的欺龄。三十一岁的人配上这外套,笑嘻嘻地杵在网吧里,单边耳朵上戴着一颗耳钉,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十分闪亮,只像个收保护费的留级混混学长。

离上课还有二十分钟,在网吧打得热火朝天的两个高一新生如此讨论着某位学姐和他提过的变态老师。却被一个看着像是个学长的人亲昵地一边一个,拍了拍肩膀。

 

“哟两位,挺有钱啊,还坐无烟区。”

 

两个新生有点怂。局中也本来就二杀七死六助攻,另一个三杀五四一助攻,没什么胜率,这一分神水晶便被人端了。不过初生牛犊不怕虎嘛,怂归怂,想你也不过是个大一点的混混,二对一,怕什么,抬头便骂道,“我们坐哪跟你有什么关系,别人打游戏你看个屁!”

那人却笑意更深,只是按在两人肩膀上的手松都没松,反而更亲密地勾住了二人的脖子,“确实是在看屁。”

这两个高一的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对方在骂自己,脸登时就绿了,作势要打人,却没想到这人力气奇大,夹着两人就从凳子上拔了起来,大摇大摆地向学校大门走去,边走边说,“我要是有你们这样只会送人头的队友,宁可挂机。”

 

两个新生挣脱不得,又被懂游戏的人奚落成菜鸡,十分愤怒而难受。走着走着却见那人压着下午第一节课的上课铃,一脚踹开了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门,还没来得及惊呼,就被放开推到那万年冰山脸的毛瑞莺面前,便哆哆嗦嗦头都不敢抬了。

被学生一边捏着兜里的毛爷爷一边起出毛奶奶这样外号的冰山脸倒是不为所动,讽刺道,“装嫩技术挺好,我还以为是哪个不省心的学生。”

 

对方早就脱了校服外套,贴身的黑色背心上微微沁出了点汗渍,他一脸嫌弃地从兜里摸出皱皱巴巴的袖章丢在桌面上,转眼又是冲教导主任笑得灿烂,“真麻烦,不戴。刚开学就去打游戏的两个崽子,老徐抓了两次可都抓空,毛奶奶不请我吃个饭意思一下?”

 

两个学生大惊失色,毛奶奶这学生私底下起的外号他居然敢当面叫,还这般悠哉游哉。

才不到四十岁的教导主任听见这声毛奶奶,冰块脸上眉毛似乎抽了抽,却没再纠结于称呼,反倒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递了一张调职文件过去,“薛老师恐怕有比吃饭更重要的事做,慢走不送。”

 

听见这声“薛老师”,两个新生倒吸一口冷气,游戏期间闲谈到的变态老师薛洋,怕不是……眼前这个人?

不停用手给自己扇风的人见此,接过来看了一下,随即抬头对上毛瑞莺冰块脸上的一双冰块眼,意味深长地贼兮兮“哦”了一声,语调恶心得简直能让旁人听了起一身鸡皮疙瘩。

 

薛洋大摇大摆地贱笑着出了门,坐到办公室飞速批完了作业,本子上打的红叉简直像杀人狂魔在淋漓挥刀。下楼在后窗玻璃看了一眼,又抓了一个在英语课上看漫画的小子,他笑嘻嘻地在自己的化学课上一边嚼着棉花糖一边看着那学生在黑板上画着自己的自画像,还念出漫画中羞耻的中二台词,才拿起粉笔开启了暴走模式的讲课。

正在给化学方程式配平,裤兜里的手机叮铃响了下,看都没看就被隔着兜给按掉了。谁都知道薛魔头上课从来不愿意理手机,书记校长的电话他也懒得接。他划了两页PPT,反着光捉住一个给女生扔纸条的家伙。四十几号人瞧见他回过身来甜滋滋的笑就知道,有人要完了。一个粉笔头打在了心思飘乎的那个男生面前开盖的水杯里,登时吓得原地起立。

 

这个学生从今天起便对自己未曾谋面的薛魔头的伴侣持着万分感激。因为五分钟前刚按下教务处电话的薛老师在全班人惊诧的眼神中,第一次接起了电话――是特殊的来电铃声。

“阿洋,那个……你在上课吧?”

“没没没!你已经到了?”他们的班主任似乎兴奋得几乎要钻到电话对面去。

“呃,我在路上出了点小状况,现在在派出所……身上没带现金,你一会下课了能不能……取八百块钱过来……?”

“啥?”

电话那端的人似乎掩着话筒非常小声地说,“我没带多少钱,好像……遇到碰瓷的了。”

 

电话直接挂断,他的神情从悠哉游哉的笑直接冷成一块冰,阴森森的、甚至带了些怒意的语气让张口说话时微微显露的两颗虎牙几乎闪着寒光。已经是夏末的季节,这会儿是有些凉意的傍晚,薛洋连外套都顾不上拿,在四十多双眼睛惊恐的注视中直接跑出了教室。

 

LD450被骑上130的速度,避开大路几乎横冲直撞,拐弯的时候头盔都快被甩出去,撂下电话十分钟后就站在了派出所门口。

薛洋强忍着把警察暴打一顿的心情,终于听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大姐,借一步说话呗?”

至于那位大妈是怎样哆哆嗦嗦地向民警解释说都是误会云云,我们就不得而知了。总之,晓星尘是被薛洋一直牵着手拉到校长室交调职报告的。当然进校门的时候无数学生都从窗户看见了薛魔头和人十指相扣的这一幕。

 

第二天的义城中学贴吧里,一个帖子被各种手动置顶――今日头条,新来的校医晓星尘就是薛魔头那个多年的情侣!

镇楼图正是被人拍到的校医院办公桌上,捏着对方下巴亲了上去的薛洋。

 

――――

社会我洋哥!我都毕业两年了,这消息太劲爆了!

等一下,我昨天在楼上看到了,这个校医好像是我转来义城实验之前,在二中的那个校医晓星尘啊!特别帅!

卧槽,活的gay!

楼上你……#滑稽

年龄30+的cp居然这么好嗑。。。我疯了

你们猜是酷炫拽霸薛魔头攻还是温柔腹黑校医攻……

晓校医人真好啊,特别温柔,我跟哥们打球,他伤着了,扶过去的时候校医连给校长填的急用清单都没管,直接过来帮忙扶人了。

哎?他俩年纪一样大吗?

回楼上,校医好像大两岁……我哥倒是认识他,不过我已经毕业很久了,遗憾诶~没吃到校园狗粮

不行我要吃年下,薛晓大旗摇起来

身高即是正义,晓薛站起来,我他妈嗑爆!

#笑哭,楼主是我舍友,上课看你们的回复,被薛魔头没收手机了。。。。

哈哈哈哈哈哈中午在家披着马甲开电脑的我心疼地笑出了声

尴尬,会不会被删帖

总之99!虽然毕业了,洋哥狠是狠,但是我能考上M大真的对他心怀感恩的……

是啊,我后来填志愿学了化工也算是受了他的感染……

祝99~

+1,感觉他们感情真好!同祝99

甜甜甜!

――――

 

嘁,小鬼头们真八卦。心里竖了一根中指出来:身高有屁用。

上回他们医学院同学聚会喝晕了之后回家不停地要,最后被操得两天都下不了地的人可就是你们的好校医。那次老子可是破天荒地差点被榨干……

薛洋一脸不屑地关了贴吧,又笑嘻嘻地蹭到在厨房忙碌的那人后背上去了。

 

好脾气的新校医转来,老师们也都知道了这两人的关系。于是总有人搞事。一场不停捉弄二人的小饭局后又是酒精惹了点祸。次日毛奶奶看见晓校医甚是不错的气色和颈侧微微露出的半点红痕,尴尬地冰着脸留下一句校医保重身体,费体力的活儿可以留到周末做。

晓校医虽然没听明白,但还是礼貌性地点点头道谢,脑子里一个个问号蹦了出来,真的莫名其妙。心道我在家基本也就做个饭了,也没什么费力的家务要干吧。

 

晚上回家后一脸茫然地问起了这个奇怪的教导主任。被人含含糊糊地一语带过。晓星尘觉得这所中学的同事有些奇怪。

后来薛魔头趁人不在,拿了硝酸铵和氢氧化钠在教导主任办公室悄咪咪搞了一波事情。功成身退,心情大好。不过这就是晓校医毫不知情的另一回事了。

 

 

 

[END]

 

 -    瞎写的短篇,主要是想看又屌又拽的社会你洋哥,所以出现了这种神奇的产物…至于高中学的化学,全扔狗肚子里去了…应该是强碱和铵盐能制氨吧?(顶锅盖逃。我还是去写报告吧,再不好好学习就只能去考研了(哇哇大哭)

 

-    这里就做个说明吧,私信也别问这个疑惑啦。我不写BE…永远都不会。想吞刀的话真的找错人了…我不可能让亲手敲下的文字使他们只有仇恨、敌对、分道扬镳、阴阳相隔…那样好像我有多恨他们似的。总之,三观可能有些奇怪,请别在意。中心意思只有一个:不会给爱的cp写BE。我这人不怎么会说话……以上也就是些乱七八糟的碎碎念,请自动忽略吧。反正是贼喜欢薛氏思想:糖好吃,怎么都不嫌多!翻了一下思维导图还有二十几个薛晓薛脑洞……我还是……先滚为敬吧



-    暑假之前产粮速度会很慢……下篇甚至还想尝试晓薛了(捂脸),还有何必来世其实仍然有几个小坑,后期想再填一些日常做成一篇番外,准备理好了再贴出来,只是应该会再往后拖一阵了

 

-    爱你们!(鞠躬)

  

 

评论(27)
热度(301)

© 火丁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