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头像自摄自修

破写字的,瞎修图的,胡拍照的,乱剪辑的。
墙头不少。一切对得起良心就行了吧。

老年人。主要缺点是不太会聊天…

所有的文俗腻黄暴只产糖,慎关。

既无赫里,亦无灯雨。

[薛晓薛]姓名(上)『互攻注意』

-  照例HE

-  薛晓薛,互攻注意,非清水,慎入

-  可能有不可避免的ooc

1.

距离电影《草木》的新闻发布会约莫还有二十分钟,许多工作已经准备就绪,只差最后紧张的核查和应急预案的准备。

薛洋坐在沙发椅里,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新来私人的化妆师看。 

昨天辞职的是一个手脚麻利的大姐,化妆动作有些粗暴,但技术确实很好,人也踏实。之前是一个叽叽喳喳的女生,下手倒是温柔,可一张嘴停不下来,很惹人烦。

新来的化妆师是周副导昨天拍着胸脯保证让自己满意的。评价说,这人化妆动作有条不紊,性子温和,不多嘴多舌,工作十分认真。

但是薛洋怎么也没想到这人居然是晓星尘。

白衬衫黑裤子,干净利落,眼镜片厚得吓人,乍一看还以为是文案或者公关。身材匀称高挑,斯斯文文,眉清目秀,与旁人说话也温声和气――自己送门来了?薛洋舔舔唇,嘴角似笑非笑地勾着。虽然,这位新来的化妆师此刻并不理会这位薛大导演任何的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都不多给。前天被自己表白之后表情奇奇怪怪地也不说话,溜了一整天都找不到人影。今天突然自己跑过来了却又冷着一张脸,这算怎么回事。

薛洋终于收回钉在那人身上的目光,手指扣扣扶手的边沿,扬声问身后投资方底下的人,“欧阳,还有多久到上场?章越人呢?”

“薛导不用急,章总说马上过来。”被叫到名字的人仍然在整理新闻发布会需要的文件,抬头应了导演一句,就又继续忙碌去了。

准备室里忙忙碌碌的身影中,倒是只有那位化妆师慢条斯理地整理好手上的东西,不紧不慢地坐了下来,打开保温杯喝了几口水。

“我怎么不知道晓警官还会给人化妆?”

“……”

“你,故意来勾引我的吗?”

“……不。”

发布会前的导演丝毫不慌张地在准备室里溜溜达达晃到那人椅子背后,俯下身贴着他耳朵,温热的吐息令坐在椅子上的人身体微微僵了僵。笑意更深的人则得寸进尺地伸出手暧昧地将他左肩握在掌心轻轻揉捏着。

晓星尘有些不自然地推推眼镜,余光瞥到了肩上那只左手小指处的残缺,没有回头,只是眸色又暗了暗。

他故意的。平日里总会戴一只黑皮手套,从不在旁人面前摘下——但这回已经是故意露给自己看的不知道多少次了——而此刻那只手套正被握在右手中。

“先去发布会吧……我去你车里。”声音很平淡,几乎没带什么感情色彩,“钥匙我还留着的。”

薛洋手上的小动作一滞,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心底好像湖面被风吹过一样泛着些波澜。晓星尘似乎总有些心事重重,却待自己温柔得让人不可自拔,甚至有些珍惜又宠溺。但前天自己单方面的表白之后他不光不予回应,还躲躲闪闪,接受或者拒绝,一个字都没给过应答。如今这样来找自己,真是……

“好……”他鬼使神差地讷讷应了一句后,晓星尘就径直离开了忙碌的准备室。

薛洋还站在那有些出神。欧阳在身后大声喊道,“薛导,章总到了。”

“知道了,我过去。”他直起身来整顿了下衣领,迅速戴上了手套,再回过头时已经走到门口的晓星尘正转过身看着他。

  
身后欧阳又喊了一句什么,兴许是准备室里有些嘈杂,薛洋没听清,但也没转身去问。他盯着晓星尘,正要转身向入场的通道走去,脚步便随着那人开口,顿了一下。

“小心……”

声音很轻,还微微颤抖,但是没能从他耳朵边上。薛洋总觉得这声音没由来地透着些无力和担心,虽有些不明所以,却仍然难得郑重其事地点点头,目送那人走出门去。

电影《草木》的发布会和其它电影没什么两样,都那么无聊。薛洋支着下巴,对着稿子念完一段话之后就几乎瘫坐在椅子上,脑子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别的,主持人说的话好像都是天书。剧本非常好,当时只瞄了一眼就认准了这个故事,满意极了。作者笔名是霜华,可惜没能见上一见,付了版权费后就没了联系,说是不介意随意改动。但发布会这种东西,永远都是无聊的玩意。结束的时候又被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

“剩下的你来。”大导演侧着脸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眼神里却好像总又有种无端的狠意,微微显露出尖端的虎牙不带半丝善意,在灯光下留了个影子后便收起——叽叽喳喳,要是不犯法老子早晚割掉这帮记者的烂舌头。周副导演早就会意地点了点头,挡在了最前。

如约而至,正要拉开车门的手却一顿。副驾驶位坐着的人靠在车窗睡着了,整洁的衬衫依然丝毫未乱,只是眼镜摘了下来,折好后放在了前方。深秋下午的阳光打进来蹭过他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白皙的皮肤上留了一小片阴影。

薛洋犹豫了一下,轻轻开了车门,抬眼向四处瞄了瞄,又摘下左手的手套毫不在意地扔进了车里。晓星尘微微扶了下额头,刚刚清醒过来。

“今天还有事吗?”才睡醒的感觉让嗓子稍微有些干,他喝了口水,问道。

薛洋拧了下钥匙把车打着了火。抬眼看了看对方,嘴边勾着意味不明的弧度,“发布会完事了,在家歇一周再开工。好歹送了个副导演给他当,准备工作姓周的能应付过来。”

“哦……安全带。”

“好好好,安全带,还是那么婆婆妈妈,”薛洋慢吞吞地扯过安全带,拖长了尾音十分懒散地回应着,“晓警官,想去哪啊。”

对方不动声色地给自己扣上了安全带,没作回答,重新戴上眼镜后直接问道,“吃糖醋鱼还是拔丝地瓜?”

闻言,薛洋扬起了一个与发布会散场时刻截然不同的笑容,带了七分野气的张扬的笑中一对虎牙竟让这张脸显得有些稚气——此刻他的表情甚至让人觉得那一个动作不到位便笑里藏刀眼神能杀人的薛大导演可能只是众人的幻觉。

贪得无厌的狼有些亢奋地笑着说,“都要。”

晓星尘轻轻应了一声“嗯”,不自觉柔和起来的神情再厚的镜片都挡不住。

2-5.

敏感词走外链

https://shimo.im/docs/la7v3aCvlcUEqjIr

————

应该是挂了

点我看归档整合


-  TBC

 

 

-  文前提示了互攻…洁癖慎入,不要撕,洋哥下篇反攻

 

-  下篇修一下,过几天再发。开学了时间太紧,谢谢小红心小蓝手和可爱的评论,超喜欢你们的!

 

  

评论(42)
热度(272)

© 火丁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