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雨

就当情人节贺文

【儒尊&幽若】

其实看似风流倜傥的笙箫默也没那么潇洒,什么生性慵懒,什么潇洒不羁,那都是美好的单身日子啊!看看现在,毕竟养了个幽若这样的媳妇也够他受的。害得他原本狐狸一样的一双眼里面连点精气神都没有。

“本掌门今天心情好,陪你去凡界玩玩怎么样?”
然后就被拖到洛阳的花,月,楼!

“你好歹是个姑娘家来这地方干什么……”笙箫默又一次觉得心脏受不了。
“哎?因为师傅说来凡界就是图热闹嘛……嘿你看那个花魁!哇好漂亮!我在全长留山都没见过这种衣服诶!”
那是娼妓的衣服……
笙箫默在心里吼了一下,年龄差一下子就出来了——心理年龄差!

“你师傅也没教你一下凡界就往青楼跑啊……”
“都说了本掌门高兴!你要惹我不开心我可就把你卖到这里,我自己一个人回去。”语气居然还带着莫名的,兴奋。
笙箫默又一次觉得自己应该去找师兄和他师兄的宝贝老婆好好谈谈该怎么治这丫头了。

不过当他精疲力竭回到长留山之后听说白子画被花千骨硬拖到凡界在赌场玩了一整天之后,彻底死心了。
听闻师弟难得一见的诉苦,摩严一边享受着儿子特意给拿来的上品茶叶,一边感叹道,“真是造孽啊……”

 
2015-02-14
/  标签: 花千骨
   
评论
热度(4)
懒癌,话废,喜静,少言。
圈地自萌。
猿美,青厨,洁癖,怪胎。
既无赫里,亦无灯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