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雨

[米英]我是你的什么,你是我的东北味cp

- 文风是啥能吃么
- 换个味估计OOC免不了
- po用水表保证治愈
- 不谈人生谢谢

“哎呀妈呀,今儿咋这么冷呢?”阿尔弗雷德缩着脖子从外面回来,手里拿着个小盆,刚从地下室拿了点腌好的酸菜上来。
“咋能呢?”亚瑟正在家擦玻璃,“不就刮了点风吗。”
“哎呀别提了,哪是一点风啊,那可是呼呼地刮啊,冻死了,你瞅这酸菜。”阿尔把盆里刚捞的酸菜往桌子上一摆。亚瑟投投抹布之后过去看了看。
“妈呀!咱家酸菜都快冻上了!”粗眉毛拧成一团。
“那可不,在地下室好好的,一出来就给我冻够呛。”阿尔本来就怕冷,刚去捞点酸菜,结果一出门差点把皮冻掉一层,“去的那会儿好好的,回来时候这邪风净瞎刮。”
“给你给你给你。”亚瑟倒了杯热水。
“嘿!媳妇真疼我XDDD!”
“滚犊子,谁是你媳妇啊,皮又痒痒了欠收拾是不?”
“脸蛋儿红啦哈哈哈哈!”
真不会读气氛……
“哎我靠亚蒂……疼啊……”活该被踹了一脚。

  
亚瑟想了想,还是决定今天先不出门溜达了,端着酸菜去了厨房,一边切着一边冲屋里喊,“哎阿尔,咱今天就别出去了,搁家呆着吧,明天再买衣服去。”
“嗯嗯我看也行,反正¥@—*^#*~₩%#”
“你给我咽了再说话!你这会儿吃那么老多 ?等会儿还有地方吃饭吗!我好不容易想试试酸菜炖粉条!”
阿尔弗雷德正盘着腿坐在炕上嚼着汉堡, “嘿!没事!我可是hero啊……哎不对,亚瑟你今儿个不会又要做饭吧!!!上礼拜你非得跟路德家那个姓瓦尔加斯的小子学啥意大利面,厨房都叫你给闹坏了!!”阿尔瞬间没了吃汉堡的心,跳下炕头直奔厨房——晚了。

  
自个儿这媳妇真跟傻狍子似的,啥都敢往锅里放,以前酸菜炖粉条儿都是阿尔做,今儿个倒好,亚瑟想试试,然后阿尔弗雷德就看见自己媳妇儿往锅里搁了老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是啥玩意啊!!!”阿尔弗雷德把脑袋凑到锅跟前看了看,酸菜差点让亚瑟整得跟木耳一个色(shai)。
“那啥……好像的确不咋好吃……”亚瑟抓抓头发,俩人跟赔了一百万块钱的生意似的,阴沉地坐在炕边看着桌子上一盘……不明物体……
“得了得了习惯了……”阿尔决定默。

  
“咚咚咚”有人敲院子门,阿尔弗雷德刚好成功地咽下最后一口生化武器,去开了门。
“哎呀本田?来来来屋里坐一会儿。”
“那啥……在下就不进屋了,王大哥(嗯是走亲戚的王耀)大老远来家里串门,还给我整了一堆老白干,在下这酒量招架不住啊,就寻思着给你家送两瓶。”
阿尔弗雷德还没好好跟他说两句话人就走了,好像有点啥急事。

 
“咋的了?”亚瑟走过来。
“没啥,本田送了两瓶老白干。”
“哎?为啥送咱家来啊?”
“他说自个儿酒量不行喝不了那么多,就给拿了俩过来。”
“啊……那我回头挑点上得了台面儿的茶叶给他送点吧,不能白拿人家两瓶好酒不是?”
“嗯我看行……哎你要干啥?”
亚瑟直接把老白干拿走,“啪”给弄开了。
“来吧,整点酒,老长时间没喝了。”他倒笑得挺开心,也没管阿尔弗雷德,自己整了好几口。

直到发生了一些很那什么的事之后——第二天早上醒来亚瑟觉得腰酸背痛,腿筋都疼。
在脑袋瓜子里理清楚自个儿昨天酒后乱性——
“艹…… 不能这么整啊……我得戒酒……”
想想昨天,妈的太羞耻了……亚瑟又一次在心里决定要戒酒。
当然,俩礼拜之后这俩人又整了几口伊万的伏特加,那就是后话了。

- 东北风味如何
- 开车就算了,估计毁三观

【来吧快来群殴我

-治愈吗?是不是糖?嗯?(挤出微笑.jpg)

 
   
评论(15)
热度(34)
懒癌,话废,喜静,少言。
圈地自萌。
猿美,青厨,洁癖,怪胎。
既无赫里,亦无灯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