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雨

[猿美]喜欢就是喜欢

高考前蓄力,520贺,二季求猿美安定,短完
 - 

 

加班到夜里十一点的伏见长吁一口气合上了电脑。

累。

另一边,坐在道明寺电脑前面依然在整理案件的秋山,似乎也是疲惫不堪,时不时揉揉眉心,又继续工作。伏见又看看他身边趴在电脑桌前睡得正香的道明寺,也看得出个大概。

“伏见先生要走了吗?”秋山看看正向门口走去的队长。

“嗯,表格弄完了。”头也没回。

关上门的时候,秋山隐约听见门外一声似笑非笑的哼声。他转头看向熟睡的道明寺,不知怎地,突然想起不久之前安迪说过,从新赤王觉醒那件事之后,伏见先生似乎和从前有一些不大一样了。

秋山想了想,自顾自地摇摇头,转过身去,又把道明寺身上滑落的外套捡起来重新盖上,自己继续坐在他的电脑前整理案件资料。

还好,副长说今晚加完班可以得到两天休假——当然,是在没有紧急情况的前提下。

伏见随意地抚了抚被自己压出褶皱的制服,夏夜并不凉,他把脱下的制服搭在臂上,便直接穿着衬衫回到了宿舍。本以为要在办公室耗到凌晨,结果提前完成工作的伏见却发现咖啡喝多了,导致虽是快到午夜,可还是丝毫不想睡觉。

“啧……”躺下也还是没有睡意。

百无聊赖地翻着终端,最近绿王又不肯安分,连接网络也需要谨慎小心,关了网络,也就只能看看之前的存档了。

至于存档。

只是信息中有个名字特别,带着温柔和残酷混杂在一起的味道;图库里,有一些旧忆,时而熟悉得无法剥离生命,时而陌生得不敢触碰,像是炽热的阳光和淋漓的鲜血同在。

没有删除却也不会改变。有些不同的大概只有通话记录,倒有一条总是惹起一些难以名状的情绪。

“十束哥不在,尊也走了,草薙哥也不知去向……我只有你了……

“十束,你……

“尊,你……

“草薙,你……”

吠舞罗,我。

“这算……什么啊。”深蓝发色的少年按下了终端的锁屏键,海蓝色目光微微闪烁,又迅速恢复了常日的黯淡。扯扯嘴角,捏捏脖子两边因长时间工作而有些酸痛的肌肉,从还带着些许体温的上铺支起身子,摸索着放在床和墙壁之间的眼镜懒懒地戴上,借着透过窗帘微弱而略显苍凉的月光从床上爬了下来。

睡不着。

有些闷。

出去走走。

午夜时分却还在街上四处走动的,除了借酒消愁的伤情者和酒足而归整日不务正业的醉汉,就是借着加班好晚我送你回家的理由泡情人的滥交狂,也或许,哪个角落里还有着等待独走夜路的倒霉人送上门来的抢劫犯。

今天却多了一个有些茫然的无聊少年,静静站在桥的中间。

“太依赖伙伴,才会这样的。

“依赖,才会……

“依赖。”

伙伴吗。

伏见揉揉太阳穴,把肘搭在吊桥的扶手上,一手支着下巴,另一手插在牛仔裤的兜里,目光的确是望向海天相接处的,可他,却并不像是有着闲情逸致来欣赏桥边夜景的人。

望了望,不一会儿又回拢双臂抱抱自己,本以为夏夜并不冷的,制服连带刀也就一并扔在了宿舍。大概因为在水边,本就体质偏寒,却还只穿一件单薄的衬衫,不由自主地搓搓手,姑且算是暖一暖自己。

“嗯?是……猴子?”八田隔着桥上的些许水雾,即使夜视力很强,这么远的距离,桥上的身影却也并不真切。只是,熟悉而已。眼中呈出的轮廓像是伏见猿比古,没有科学依据的直觉像是伏见猿比古。

那人,就是那人。

也许这是伏见一直以来形成的条件反射,听到声音的刹那,全身都微颤一下,那是一种血液上涌的感觉,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血液里的热气瓦解着浑身每个细胞中的凉气。而转瞬之间,却是充满讥讽和调笑的语气脱口而出。

“哟,这不是,效忠于新代赤王的氏族成员吗,八田,美,咲。”

依旧是那恶意扭曲的尾音,激起橘发橙眸少年带着愤怒的回应。

“混蛋猴子……别叫我的名字!”可他的注意力总是容易被吸引,“啊,你这家伙为什么在这!”

“哈?你管。”

“呸,谁爱管你。”

他慢慢走到桥上。

“啧……”

“……”

八田向右,伏见向右。

伏见向左,八田向左。

“……”

“让开啊!”八田冲着伏见喊。

“是你挡到我了。”伏见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严肃表情。

“死猴子……”

“啧……”

“……”

“现在可是午夜,原来赤组的人都爱彻夜不归?”挡来挡去,兴趣缺缺,伏见便离开桥的中心,抱臂倚在桥的栏杆上。有微凉的夜风吹起,衬衫轻动,此时的月色也更亮了些,这人,肤色却显得更苍白,身材也似乎更清瘦。

“切!我可是辛辛苦苦帮餐厅打工到现在,送走了最后一桌酒鬼,准备享受三天的假期!还有,叛徒就少提吠舞罗!再说了你这青组的混蛋不也是半夜出来了吗!哈哈,该不会是青组制度松散,放任你们扔掉工作出来闲逛吧?”八田瞪瞪伏见,又得意地说着自己的辛苦劳动。

也许是因为没有了那一身碍眼的制服,也许是不久前对方的的确确帮了很大的忙,八田看看伏见,出奇地,并没有太多的气愤和当初想要杀了对方的那些冲动。

“啧……”伏见只是盯着八田,又搓搓双手,暖暖身上,淡淡地回应道,“睡不着出来走走而已。”

“嘁,肯定又是咖啡喝多……”

“没有。”直接打断对方,又扭头看向另一边。

“少装!你那死样子想瞒本大爷还早!”八田翻个白眼,语气并不好。

“是又怎样。”伏见皱皱眉,又看看八田,“明明就是笨蛋却还在没必要的事上显示自己多聪明。”

“哈?!猿比古才笨蛋吧!只有白痴才天天喝咖啡到自己睡不着觉,白痴猴子,猴子白痴,想打架啊?”八田朝伏见扬扬拳头。

“大半夜在这打架?我可不想因为扰乱市民休息而被副长罚写检讨。”伏见不爽地回瞪了过去。

“切,你们那冰山女人?反正我昨天只看见她和草薙哥……咳,”八田脸上莫名有点发红,又嫌弃地撇撇嘴,“真不知道草薙哥怎么会喜欢一个摧残他调酒作品的女人。”

“喜欢就是喜欢啊。”

八田惊讶地看看伏见,他刚才,没有咋舌抱怨,没有明嘲暗讽,语气听不出喜恶,目光看不出情绪,他说,喜欢就是喜欢。

不知不觉那张脸却渐渐贴近了自己,他又说,“喜欢,就是喜欢啊。”吐息并无多少温度,甚至又添一丝凉气,却一字一句,清晰可闻。

他们,鼻尖都快要相碰,他们,四目相对甚至忘记该如何眨眼。

“你……”八田张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不……没什么……”

喜欢,就是喜欢啊……

 

第一次,八田问伏见,阿耶为什么要给我写情书呢,她怎么会喜欢我呢。伏见说,喜欢就是喜欢啊。

第二次,八田问伏见,阿耶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问了很久伏见才肯告诉他,阿耶喜欢伏见,不喜欢八田。八田说,哦,那是不是没有缘由的,喜欢就是喜欢呢。伏见正帮着他打游戏机里的终极boss,喝了口可乐淡淡地说,大概吧,随便她,无所谓。

第三次,八田问伏见,为什么,不管镰本是胖是瘦,那个女孩子都喜欢他呢。伏见说,喜欢就是喜欢啊,身处何地,彼此伤害甚至分离,贫富与否,甚至生死,这些都没有关系。八田说,猿比古,我听不懂。伏见说,没什么,随便说说,那次他没有说,美咲你真是笨蛋。

第四次,八田问伏见,为什么要把这句话,until death do us apart,大大地写在墙上,啊,对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伏见说,随便写一句喜欢的歌词而已,喜欢就是喜欢。

 

伏见离开吠舞罗后的某一次偶然机会,八田从艾力克那里知道了until do us apart的意思,可他还是不懂,什么叫作,喜欢就是喜欢。

 
 

但是现在,他看看眼前的人,最熟悉,却曾最疏离,最依赖,却曾最憎恨。可是在这微凉的夜中,在苍白的月光下,在他海蓝色的、透着忧郁、哀伤和无法抗拒的目光中,八田看着未启唇的伏见猿比古,却又一次听见了,“喜欢,就是喜欢啊!”歇斯底里,是心底如什么东西迸发而产生的声音,并不是这个人唇齿启合发出的。

这是一段,旁观者看着最寂静无声的一幕,戏中人心脏跳动最没有章法没有间歇的一幕。

八田清晰地感觉到,有一双久违的手臂,环住了自己,死死禁锢着。双臂的主人,却在颤抖。可以肯定的是,不仅仅因为寒冷,他却仍然说,“哈哈……你……穿这么少,冻成冰猴子……可没人管你。”

“我很暖,只有现在,是暖的。美咲,如果一个笨蛋想哭出来的话,是不需要笑着的。”

伏见的颤抖停了下来,而就在同一瞬间,八田美咲的脸上有从三十七摄氏度被夜风慢慢降温的液体淌下。

他们鼻尖相碰,他们近在咫尺,他们曾用最残忍的方式折磨自己的灵魂,用最残酷的方式刺穿对方的心脏,他们现在在一起,他们仍然有无法忘记的痛苦扭曲的记忆,可他们,终究无法分离。

 
 

 
2015-05-20
/  标签: 猿美伏八K
15
   
评论(15)
热度(29)
懒癌,话废,喜静,少言。
圈地自萌。
猿美,青厨,洁癖,怪胎。
既无赫里,亦无灯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