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雨

【草淡】故曲新歌(0-3)

【♪chapter 0】

道不尽红尘奢恋,诉不完人间恩怨

——————

你所不相信的,和我所知晓却不能说出口的,终以时光作调剂,酿成一坛该在相遇那日同饮、相离之时共醉的苦酒。

你的长发过肩而未及腰,是刚刚好的长度。
你的腰肢纤细却非弱柳扶风,是不得不爱的姿态。
你的无名指修长又美丽,戒指内侧,刻有我姓名。

而我的玫瑰足够芬芳,只配你一位美人。

【♪chapter 1】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

——————

“欢迎光临。” 戴着耦合色墨镜的金发男人一边对新到来的客人这样说着,一边轻轻摇动着手中的酒杯。淡蓝色如仙露的液体,在酒吧暗色的灯光下折射出特有的光彩。他将新调的酒递给在此打工的服务生,才转过来看了看新来的客人。

“一杯Martini,不加冰。”吧台前点酒的是略显清冷的女声。
 “哦?是位出众美人呢。”微笑着的男人有俊郎眉目,双唇启合间是地道的关西腔,既不乏待人接客的和气友善,又有成熟男性独特的魅力。

作为一位出色的调酒师兼老板,在K町的各个夜族聚集地中,草薙出云让他的homra酒吧成为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存在。

“小姐的美貌与气质真是让我为之沉醉呢。那么,这杯Martini就当做我赠与你的微不足道的见面礼,可好?”草薙一只手将调制好的美酒推至吧台的前面,另一只手抵着下巴,支在吧台上。双眼微含笑意,注视着面前美丽动人的女子。

垂下的淡金色发丝带着十分自然的波浪,弯成的弧度恰到好处。举手投足间是优雅的气质,一动一静的每个瞬间尽是颠倒众生的美丽。露肩连衣裙将完美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与纤细的腰肢相比显得过于丰满的胸部,让这位本就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更添一份魅力。

“……”女子看了看笑容和煦的老板,又偏偏头看向另一个方向,“果然酒吧四处都是善于搭讪的人呢。”

“千岁你还真是……这次居然邀酒搭讪?”
 “就是,我说,你要是能跟那个大美人在一起,恐怕草薙哥都舍得扔掉他的吧台了!”
 “嘿,这比喻真好。千岁你还是死心吧!况且一会出羽过来可说不定要吃醋了。哈哈哈!”

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那群总聚在这里的小伙子们,“嘛,美丽的女士,不要介意,这孩子就是那个样子,”草薙耸耸肩,转而又微笑道,“不过,只是赏我个面子的话,也不赖吧?”

女子眨眨眼,似是犹豫,不一会便也轻笑了下,“真是轻浮的男人。不过对他人的热情邀请,我倒还是恭敬不如从命的好。”

“能得美人赏的面子,也是我的荣幸。”草薙说着,又开始仔仔细细地擦着他珍爱的高脚杯——虽然看起来洁净无垢。
 但是女子下一步的动作却让他险些把杯子扔出去。

“喂喂喂小姐你这是……”
 她抬头看了看面前几乎要惨叫出来的酒吧老板,又轻轻搅动着杯子里的糊状物,淡绿色的酒和紫红色的红豆沙混合在一起,看起来不止一点点的怪异。

“嗯?怎么?”女子不动声色,视线依旧注视着杯中,又轻抿了一口,露出满意的微笑,“不错。”

“出云从来,都把自己调的酒视为珍宝。你这样,他会,不喜欢。”通向阁楼的阶梯上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她看到那是一个穿着红裙的小女孩。

 像……人偶一样……

“喔,安娜还没睡吗?”草薙平复了一下很凌乱的心情,向被称为安娜的小女孩招招手,“怎么下来了?”
 “尊……和多多良,还没回来吗?”女孩走过来。
 “啊,我猜尊可能要在那位大人那儿多坐一会儿了。”草薙笑着摸摸安娜的头,“十束也去了那位大人那里,不过他是找伏见帮忙做些统计去了,小伏见效率很高的,他应该办完事情就会回来的,不过尊可能要晚些。”

“嗯……”女孩点点头,又踮起脚扶在吧台上,看了看面前的女人。
 女子有些茫然地望了回去,她看到小女孩一动不动地样注视着自己。

有点……怪异,被人看穿心事的感觉……

“咳……”她不自然地咳了咳,不愿再对上小女孩的目光,又喝了一口拌着红豆沙的Martini,随口问向草薙,“这是你女儿?”
 “啊啦,这位美人就不要取笑我了,”草薙有点无奈地挠挠头,“我还是个单身男人呢,这孩子只是别人托付给我们的。”

“出云……她……”安娜欲言又止。
 “嗯?”草薙侧过去,微微附身,用吧台前的女子看不到的另一只眼睛,向安娜轻眨了一下。

“嗯……我是说,这个大姐姐,很漂亮。”安娜微微迟疑了片刻,这样说。
 “呐,美丽的小姐听到了哟,我们的小公主可很喜欢你呢。”草薙直起身子,又对面前的女子报以和煦的笑容。

“……”喝完最后一口与红豆泥相混合的Martin,她把杯子递给草薙,也回以一个笑容,“那么感谢款待,日后有机会倒也愿来坐坐。”转身欲走。
 “那么,敢问小姐芳名。”草薙叫住了正要离开的美人。
 “……”他看到对方身子似乎微微僵了一下,而后留下一句,“淡岛世理。”

她正欲转开酒吧的门,就看到一个亚麻色短发,笑容温和的男生推门而入,那轻快的样子……像是跳着天使的舞步进来似的 。
 那人看了看她,又更添一份笑意,“慢走哟~”说着就直奔吧台。

淡岛刚踏出酒吧的一刻,皮包里的终端就响了起来,铃音是Croatian Rhapsody,怎么形容这首曲呢,就像是,初听时觉得细细密密地小雨打在脸上,不经意间却成了倾盆大雨,直到湿透全身才发觉。

 

她拿出终端,却随着终端,从皮包的一侧掉落一张名片,“草薙出云……”她口中似是一声苦笑,又用旁人听不到的声音,不知在呢喃什么。

来电人的名字是“伏见”。
 “喂,伏见吗。”

“啧……”显然对方是对淡岛长时间不接电话感到不耐烦,“只是告诉你一下,你要查的东西我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了。”

“喔?任务倒做的不错。据我了解,这期间还有个叫十束的人去找你办事了吧。”淡岛没有随随便便就夸奖人工作真好效率真高这种习惯,“任务做的不错”似乎已经算是很高的评价了。不过,对方似乎并不对此有何情绪波动。 
 “啧……”又是一声咂舌,语气比之前还有不耐烦,“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不等她再开口说什么,电话里已只剩嘟嘟嘟的声音。 

酒吧里。 

“多多良,回来了。”安娜指着刚刚进屋的少年,那人和酒吧里熟识的众人打了几个招呼,便走向草薙和安娜这里。 
 “怎么样?”草薙从衬衫口袋里拿出Zippo,给自己点上一根烟。不再如平日里众人所说风流轻浮的调笑样子。 
 “嗯……这次恐怕有点麻烦呢。”十束笑得有些无奈。 
 草薙微微皱了皱眉,连十束都是这个样子,看起来,似乎是有些棘手。 
 “提前打烊了,一会再细说。” 
 “嗯。” 
  
 “出云……”小女孩扯扯草薙的衣角,想说些什么。 
 “喔,安娜,有些要紧的事。”男人无奈地笑笑,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肩。 
 “是……照片上的……”女孩看看十束,又看看草薙。 

“……”他沉默着,突然又露出一丝像是苦笑的表情,“那双眼睛,那个神色,我知道的喔。”

顿了顿,便抬头对上十束的目光,“进去说。” 

【♪Chapter 2】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突然想起我。

——————

“混小子,让我说多少遍你才能长记性。”看管琴房的大叔听到房间里的声音,发现又是国中那个三年级的学生。他慢慢转着自己的轮椅,对着他喊到,“真是……这间琴房是留给音乐老师和准备学园祭的演员们练习用的啊!你这小子怎么总自顾自地跑来。”

“噢噢,抱歉,”那男生挠挠头,又笑笑,“因为比较喜欢弹琴嘛。”虽然看起来很抱歉的样子,却丝毫没有要道歉的意思。

“唉,你啊……要是让远藤老师发现了,我也要被说的啊。”大叔的意思很明确,说什么也不想惹上那个多事的主任。

“诶,知道啦知道啦,我这就走。抱歉抱歉哈。”男生有些无奈地笑笑,趁着大叔还没有真的生气,溜之大吉。

在他离开琴房没有多久后,一个女生才慢慢从琴房后面走出来,手里抱着一摞书。

“喔,世理呀,快进来。”琴房大叔看见女生,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总是麻烦你带书过来,辛苦了哦。”

“啊,冈村先生。”女生刚才好像微微出神,转过头走进琴房。

像这样帮冈村先生从图书馆来回带书也有半年了,虽是父亲的老友,却并不攀附腰缠万贯的父亲,待人又和善,又总是处处照顾别人,真是很好的人啊。

“好了,这也够我读一阵子,也真辛苦世理了。”冈村看看面前像女儿一样的孩子,脸上写满了欣慰和温柔。

“也并不是什么辛苦的事,”她笑了笑,“对了,冈村先生,刚刚那个男生……啊,您知道他弹的那首歌叫什么名字吗?”

“你是说《Croatian Rhapsody》吗?”
 “啊……是?”
 “其实那孩子弹得不错的,不过我还不想惹远藤的麻烦,就让他走了。”

这孩子……看来是喜欢那首曲吧。

“啊,这样呢……”还只是国中一年级的淡岛世理微笑着回应面前这个常在能照顾的地方尽力照顾自己的大叔。

……

好不容易有了空闲一些的时间,却全用来回忆了。回过神来的淡岛坐在办公桌前,看了看表,到给上司送茶点的时间了。
 果不其然,宗像依然在悠闲地拼着自己的拼图。

“……”淡岛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放好茶点正要走出办公室。
 而宗像却叫住了她。
 “那么,我很乐意听听,淡岛君的计划究竟要怎么完成呢?”推了推眼镜,微笑道,“如果你愿意说一说的话。”

“我还有本季度的企划没有整理好,另外,也请您快些结束这种娱乐游戏。”淡岛直截了当地回复宗像,“顺便,我今天带了红豆馅的甜点,您可愿意一起分享?”

“呀嘞呀嘞,看样子是非工作不可了呢。”宗像依然保持着那样的笑容,“不过,我还是比较关心淡岛君计划的进行呢。”

“……”淡岛张了张口,正要说些什么,却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宗像回答。

“报告。数据分析完毕并且现在我们公司股票的调控也很稳定……除了您这里不知道抽到哪里去的一笔240万的开销外其他一切正常。”来人看着一张纸,面无表情地陈述着公司的经济情况,看上去似乎透着慵懒还有些烦闷的气息,还没等上司回一句话,他便把一摞纸放在摆着茶点的大办公桌上,又接着说,“单子上有详情,如果没事我就先回去了。”似乎一分钟都不想多耗在这。

 

 

“哦呀,伏见君还真是极好的得力助手呢。”

“啧,如果您愿意投入工作的话我会更乐意做这个助手的。”伏见的表情露出了很明显的不满。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宗像的办公室,淡岛看看走在前面那总是表现出百无聊赖状态的伏见,叫住了他。

“伏见,等一下。”

“啊?我任务做完了。”对方懒懒地回头。

“不,我觉得有些私事,还是想和你谈谈。”淡岛走上前去。
 “……”伏见皱皱眉。

“周末的话,陪我去homra坐一坐?你应该比我熟悉吧。”她笑了笑,说出类似邀请的话。

“啧……”得到的回应又是一声咂舌。

“嗯?”

“为什么非要是我陪你去不可?”伏见的态度并不好。

“那么你对此是有什么异议吗?”淡岛坚持着。

好像时间静止了几秒,这之后,伏见才开口,“麻烦……算了,随便你。”头也不回地从长厅走了出去。

而与此同时,宗像的办公室里却弥散着火药味。

“哦呀,阁下究竟要在我这里睡到什么时候?”宗像走进了办公室的内屋,一只脚毫不留情地踢在了睡在沙发上的周防的肚子上,而后者迷迷糊糊似是刚醒来,宗像看到他睁了眼,这才收回自己的腿。

“啊……”沙发上躺着的红发男人呆了几秒,才用手摸了摸肚子,白色T恤上还留有一个鞋印。这才慢慢坐了起来,还打着哈欠,抬头问宗像,“十束走了?”

“呵,阁下真会说笑,没什么事却偏要赖在别人办公室里睡觉的人,当然只会有您一个。”宗像站在一旁,微微扬着下巴,眼神中透出的是不容忽视的傲气和轻蔑。

周防坐在沙发上,向前伸出两腿,张开的角度很大,一只手拄着下巴,肘搭在腿上,另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宗像。狮鬃毛一样的红发肆无忌惮地彰显着主人的恣意张狂,鎏金色的双眸,其中像是蛰伏着野兽般,让常人不寒而栗——当然,不包括眼前这位看似温文儒雅的人。

“我说,宗像,”他直直地盯着面前的人,唇边带着隐含危险的笑意,“如果之后两年的枪支都由吠舞罗经手呢?”

蓝发男人似乎微怔了一下,又马上恢复了惯有的笑容,如此回应道,“尽管贵部的手段让我公司不敢恭维,不过必要的时候的确需要我们共同合作,但是您此次发出这类邀请——敢问阁下是真的有诚意吗?如果说您依然想要继续合作的话,我倒认为您……”

“那就三年,”周防眯起眼睛,打断了宗像一大长串的话,带着不满的语气,“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啰嗦。”

“五年。”对方推了推眼镜,又扬扬下巴,脸上虽有笑意,此刻却变得并不让人感到亲切。

周防突然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和打火机,毫不顾忌这里的办公室是否有禁止吸烟的标识,就这么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收好烟和火的他双手插在口袋,又对宗像说,“三年,除了枪支,还包括所有弹药和其他违禁化学药品。”

说着,又向前走近一步,而唇边的笑意似乎更危险了几分,“怎样?”

“您的劣质烟可是熏得人很想吐呢,”宗像侧过身子,右手做出“请”的动作,左手搭在皮带的左侧,“如此倒也不错,那么贵部所要求的6家赌场和13家夜店我们会如期完成,并且请不必担心任何警方和其他部门的查阅,就这样吧。”

“呵,果然是你庆祝合作成功的作风。”周防对于对方明显的逐客令,倒显得并不意外。

“哦呀?”宗像的笑容中似乎还隐隐带着一丝得意,“那敢问,阁下对此还有什么不满吗?”

“嘁,”周防瞥了他一眼,“收好你那该死的虚伪的敬语。”

“呀嘞,真是抱歉,我和没有礼节的野蛮人可是不同的。”宗像推推眼镜,毫不客气地说着这样的话,意味自然直指周防。

“真是,依旧让人火大……”他又吸了一口嘴里还剩半截的烟,拿起之前随意扔在沙发上的外套,头也不回地推开了宗像办公室的门,“走了。”

“不送。”

这种相处方式每一次都不例外地让两人之间火药味浓烈,以旁人的视角来看,动手打起来都不为过。但是双方合作对彼此来说都至关重要。毕竟,一方在明,疏得通各方关系,抵得住各处查阅,一方在暗,搞得到各种禁品,走得通各路暗线。

……

“喔!King也回来了!”十束看见推门进来的周防,如是说。

“尊,怎么样了?”草薙走过去把门关严,又靠在门边问道。

红发男人看着草薙有些严肃的表情,呆滞了几秒,之后才茫然开口,“什么怎么样?”

两人互相看了看,又一同看向周防。草薙持着疑问的语气,“那位大人不是一直都不肯继续合作吗?”

“嘁,那家伙依旧让人火大的很。不过问题还是解决了,条件是三年的枪支弹药和其他违禁品。”周防点上一根烟,懒懒地倚在对面的沙发上,身边睡熟的安娜似乎感受到了熟悉的温度,一点点靠了上去。

“果然是被十束称为King的人啊,尊,”草薙挨着十束坐回到另一边的椅子上,他笑笑,“在对方明知我们货源受阻的情况下都能谈下来,还真是不负众望。”

“看吧,我就说King亲自去一定会成功的。”十束一手摆出胜利的V型,轻松地笑道。

“连总部都一起搬到了东京,如果能继续合作下去,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草薙好不容易长舒了一口气,却又皱了皱眉,“但是,货源还是有些棘手,山本入狱之后其他几家也不敢轻举妄动了,枪支暂且撑得住,但是很多危险品怕是供应不上了。”

“没事没事,总会有办法的。”身边的人笑得倒也轻松。
 “唉,你啊,”草薙无奈地摇摇头,“看来这次又要我自己去跑货源了,还是明天就走吧,周末大概可以回来,最近酒吧的事就拜托你们了。”

“没!问!题!”十束笑着,还做了一个敬礼的动作,“那么我先回去了~喔?King都已经睡着了啊。那么,拜拜!”

“嗯……就这样吧。”草薙把十束送出去后看了看睡在酒吧楼上的周防和安娜,关好门便也回了自己家。合作上的麻烦算是解决了,但是货源的问题果然还是要自己再跑一趟了。

【♪chapter 3】

爱若需要厮守,恨更需要自由,爱与恨纠缠不休。

——————

“所以说您非要来这里就为喝这么一杯满是红豆泥的鸡尾酒?”homra酒吧里伏见和淡岛穿着便装,面对面地坐在一个小桌前。说话的人一脸郁闷和烦躁,好像随时都想炸了这个吵闹的地方一样。啊啊,对面的上司喝着这杯姑且还能算是酒的东西,已经喝了十四分二十六秒了,该死的酒吧里尽是吵吵闹闹的人,真是烦啊,外面也尽是乌云,随时都有可能下起雨来,另外还有一堆工作没做完呢这岂不是又要加班了,啧……

S公司总部迁到东京也有一段时间了。迁址之前与吠舞罗的地下合作基本是由伏见接手,换句话说,公司主要人物中,伏见是东京的常客。对于一直和宗像在大阪的淡岛来说,因为忙于公司在大阪的种种事务,也就对S公司与吠舞罗的地下合作没有什么过多的了解。自然,也就并未与长期守在东京K町的homra老板草薙出云相识。只有偶尔才会见到一位红发男人与上司进行充满火药味的谈话,名字似乎是……周防尊。

“当然不,我只是来见一位朋友。”淡岛喝光杯中最后一滴酒,十分明确地回应着伏见刚才的问题。

还没等对方提出“你见朋友为什么要我陪着”这类的抱怨,就被一个温和的声音插了话,“但是今天本酒吧的老板似乎不在哦~啊,猿君,好久不见。”

被称作“猿君”的伏见脸上僵了一下,又露出了十分明显的厌恶的神色,没有回应对方的话。

“啊,抱歉抱歉,依然不喜欢被这么叫呢。”十束摊开双手,又对着伏见笑了笑。

“啧……”少年皱起了眉头,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看着终端新提示的信息,向美丽的客人说着草薙的情况——尽管淡岛并没有告诉过他自己是要来见草薙的,“嗯?我们老板似乎正在赶来的路上呢~美丽的女士请耐心等一小会哦。”

淡岛看着早已转到另一桌的十束,还没等说什么,就听见对面蓝黑色头发的少年开了口,“那个人知道的东西,应该远超你的想象。”

淡岛回过头看着伏见,面前的少年随意地用手指划着终端的屏幕,面无表情,她犹豫了一下,却没有再多问什么,而是站起身来,“走吧。”

“哈?!”伏见抽了抽眼角,她还真是只为一杯掺红豆泥的酒而来吗——况且这酒还并不是出自优秀调酒师草薙之手。

“嗯,走吧。”难得淡岛又重复了一遍,伏见一脸无趣,也正要跟着走要出酒吧的门,却就在酒吧门口,二人遇上了刚回来的草薙出云。

“哦?看起来我是错过了美人的光顾呢?”对面的金发男人手指间夹着一根烟,耦合色的墨镜上隐隐映出淡岛的影子,“看在我诚挚邀请的份上,美人要一起再坐一坐吗?”

伏见看了看淡岛,像是没有什么犹豫一般地,自顾自从两人身边走过,“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对身后草薙的一句“呀,伏见,好久不见,如果忙的话有空再来坐坐吧”,只是说了一句“啊”作为回应。

“感谢你的热情,不过我要回家了。”

“既然还有事,我也不好拦着你不走啦,不过,若肯让我送世理回家也是很乐意的哦。”草薙走进酒吧,和正在吧台前作代理调酒师的十束说了几句话,把行李箱推到吧台后面,熄了烟后又走向淡岛。

“不要叫得如此亲昵,”淡岛有些不满地看着草薙,“不过,如果你非要坚持送我回去的话,我也不好推脱咯。”

“好啦好啦,”草薙只是耸耸肩,便微笑着送淡岛走出酒吧。

十束看着走出酒吧的两个身影,又看看拉着自己手的小女孩,蹲下来笑着问,“那么,安娜觉得接下来会怎么样呢?”

女孩吸了一口杯中的果汁,看着面前的十束,只是摇摇头,“不知道。”

“安娜都不知道的话,恐怕就要看两位自己了呢。”他摸摸安娜的头,示意自己还有事要忙。草薙不在,调酒的工作除了十束也没有谁能做的更好了——虽然他也赶不上草薙就是了。安娜轻轻地“嗯”了一声,就走到熟睡的周防身边,也爬上了沙发。

外面有些闷热,被乌云遮住的夕阳并不能给黄昏十分的安静街道带来什么美感。即使是加快脚步前行,两人也没能躲过零零星星的雨滴。

“啊,要下大了呢。”草薙抬头看看密布的乌云,关注点从两人闲聊的话题转到了天气上。

“嗯……还有些距离。”面前的美人似乎有些困扰,说走,怕雨下大,说停,又无处避雨。

“如果世理不介意的话,到我家里坐坐如何?”金发男人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间公寓,温和地对她笑着。

“和你说过了,不要叫得这么亲昵,”淡岛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又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你家?”

“走吧。”草薙只是点了点头,尽管没有得到淡岛去或不去的回应,也还是带着对方走向自己的公寓。

淡岛迟疑了一下,意识到越来越密集的雨滴,像是叹了口气似的,“那么,多谢了。”

却趁对方没有留意的一瞬,迅速地翻看了自己手提包的一个夹层,并又以极快的速度重新拉好提包的拉链。紧随草薙身后走进了公寓。

“也真没想到双方合作了好几年,我们却刚刚见面。”

“大概是我们公司总部一直在大阪的缘故吧。”

“已经十一点了啊,看起来这雨是没有要停的意思呢。”草薙把客厅的窗帘拉开一些,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的大雨。街上只有安安静静的路灯,用透着一丝暖意的昏黄光线抵御着雨水的冰冷,行人早已不见了踪影,躲在屋子里各做各的事。

“嗯……”再回头看过去的时候,沙发上的美人正微微皱起眉头,“这么大的雨……怕是有伞也会淋湿全身的。”

“也对呢,”草薙点上一根烟,合拢窗帘,又耸耸肩,“如果不介意就在这里留宿一晚吧。”

“……”淡岛偏了偏头,没有说什么。

“啊……抱歉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挠挠头,无奈地笑了笑,“我睡书房的床上,卧室留给小世理哦。”

“哦?”没有再因亲昵的称呼说什么,却露出一丝令他有些意外的笑容,“我该怎么相信一个单身的轻浮男人呢?”

被说轻浮,却也不恼。依旧倚在窗边自顾自地吸着香烟,吐出一个又一个烟圈,风流倜傥而不失优雅。

“好啦好啦,时间不早了,也该休息了,卧室在右边,如果不介意的话,就穿枕边的睡袍吧,那我去书房睡了哦,”像是十分自然地,拿起茶几上还盛着热水的水杯,在淡岛的目光下轻轻晃动了几次,继而与她四目相对,却露出如平常一样的笑容。

走出客厅前回头看着仍坐在沙发上的女子,唇边勾起略带轻浮的弧度,“不过,如果美人擅自进了单身男人住着的书房,可是要后果自负的呢。”

淡岛闻言便起身,双手抱臂,带着一丝像是不屑的语气,轻哼了一声,也自顾自地走进了卧室。草薙最后听见对方以略显清冷的声线说着“多谢提醒”,笑着摇摇头,端着水杯走回了书房。

雷声不断,雨夜的天空像是蛰伏着野兽,时不时地狂吼一声。

[草薙出云,对外身份为东京K町homra酒吧现任老板,是吠舞罗不可或缺的参谋。人际网络范围极广,所在团体吠舞罗以周防尊为首领,势力范围延伸至东京各处,大阪与京都等地也有部分力量。周防尊,草薙出云,十束多多良三人为吠舞罗初始成员。

其本人在与S公司的地下交易中并不过多出面,但货源信息及交易线路全部由此人一手掌控。在黑市交易中据重要位置,其所在的吠舞罗是目前所调查到的枪支弹药交易最大量的组织。

私人情况,善经营,热爱调酒,精通英语及法语,掌握基本德语,擅长钢琴及小提琴,风流轻浮但并未发现其与除吠舞罗成员外的人关系密切。

以上。您要的信息。

——伏见猿比古]

雷雨交加的夜晚,翻阅邮件的淡岛看着所示2:23的终端时钟,却悄悄起身走出了卧室。

“咳……”她轻轻推开书房半掩的门,用极其细微的声音咳了一下——看样子床上的人是睡熟了,并没有作出任何回应。

不再是做客酒吧时端起高脚杯的优雅女郎,不再是公司里利落果断的女强人。这一夜她是效忠于自己的杀手,手持闪着寒光的尖刀,眼中是骇人的杀气,没有犹豫,没有分神,就这样一步步地接近。

两米,

一米,

五十公分,

十公分,

一公分……

“叮……”床上突然有终端的声音响起,听起来,终端像是放在了被子里。

淡岛险些扔掉了匕首,迅速地躲在了床下,胸口剧烈起伏着,额上因为突如其来的惊吓而沁出冷汗。目光与握着匕首的手一样颤抖着。

“嗯……”床上的人似乎翻了个身,仍是睡意朦胧。

终端依然在响。

这才听见对方有些自言自语般的声音,“啊……这么晚……骚扰电话吗……”

好像又倒头睡了过去。

淡岛躲在床下冷静许久后才出来,看了一眼依旧熟睡的草薙,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地又慢慢向后退出了书房。

不甘心。

但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握紧了匕首,却还是皱着眉,紧抿双唇,悄悄回到了卧室。

而床上的人却慢慢睁开了眼睛,关闭了终端的虚假来电设定。

他起身看着床头的盆栽,睡前曾用那杯拿回书房的水冷却后浇灌的。它现在已经惨不忍睹,花朵不正常地凋零,多数叶子已经卷起变色——早已没了生命。枝条弯成诡异的弧度,在一次次闯进屋内的闪电的光下,似乎变得更为可怖了。

十束说的对。

有些事情是必须要面对的。

[出云……走我们这种路……最忌的……还是贪得无厌啊!]

叔父临终时的话仍在耳边回响。

一夜无眠。

- TBC

章前歌词源:

0.《爱江山更爱美人》(李丽芬)

1.《醉赤壁》(林俊杰)

2.《有没有那么一首歌》(周传雄)

3.《拯救》(孙楠)

 - 以上均为暴露年龄系列 [。

——————————————————

1. 首发贴吧,起名废

2. 三章一发试一下,求鞭策°

3. 改文狂魔也许哪天还会删了重发【


 
2015-06-25
/  标签: K草淡
3
   
评论(3)
热度(33)
  1. 鹤船灯雨 转载了此文字
懒癌,话废,喜静,少言。
圈地自萌。
猿美,青厨,洁癖,怪胎。
既无赫里,亦无灯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