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雨

[猿美]星恋

- 拖延症迟来的生贺

- 依旧装逼作【跪地不起

 

 

 

晚餐结束,收好洗干净的碗筷。两人出去散了散步,不幸淋了雨之后洗过澡就坐没坐相地团在一起,蜷在柔软的沙发上。

八田坐在旁边,习惯性毫不客气地把两腿搭在对方身上,曲起腿来膝盖刚好抵在对方胸口下方的位置。他低头把玩着伏见的终端,忽略那个看着就很死板无趣的S4桌面主题,刷刷头条新闻倒还是不错的。而坐着都比他高了不少的伏见抱过对方的双膝,把下巴抵在上面,绕在前面的双手正捧着一本曾被对方嫌弃着说过“乱糟糟完全看不懂”的书。 

   

这对于日常小吵小闹不断的两人来说真是难得的安静时光,灯光不太亮,屋子不太大,外面天气不太好,吹得不太干的头发也不怎么舒服。而七月十九号晚上的他们依然此般安好。

 

“猿比古,你看,”八田晃着手里那个本应揣在恋人兜里的终端,又戳了戳其主人的胳膊,“虽然不知道冥王星探测器是怎么回事,但是飞了那么久的探测器第一眼看到的冥王星竟然有个心形?”

“?”伏见往终端上瞥了一眼,心想这人就连冥王星是恒星还是行星估计都分不清楚还到底在那兴奋个什么劲。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八田对上他的目光——看起来就是对方心里绝对在鄙视不懂天文却还因一个新闻而兴致勃勃的自己。

“啧……”被翻了白眼的伏见轻声咂了咂嘴,又摆出一副能让小家伙分分钟炸毛的表情,“连冥王星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美咲啊,还在那开心得和白痴一样。”

“……”

“嘶……”

“切!”

“痛……”

伏见吃痛地揉揉被狠掐的侧腰。

“喔,我倒记得一个故事,据说作者写完的当时就把他恋人看哭了,也是天文方面的,”伏见把书合了扔到一边,肘支在八田腿上,脸上是十分认真正经的神色,“不过很遗憾美咲的智商听不懂天文故事。”

被拳头招待了的公务员又一次狠狠咂了舌,但没过多久还是被对方缠住要听故事。

窗帘挡不住明亮的月色,漏进的微光抚过床头能当终端来用的手表和一副深色框的眼镜,枕边是一个人总通不了关的PSP,和枕上另一个人的深蓝色发丝。

……

那是关于两个恒星的故事。
  

一个是蓝巨星,就叫他F吧,质量大寿命短。另一个是只有0.42太阳质量的红矮星,Y。

[太阳质量是指太阳的质量?]

[姑且这么理解吧。]其实是一种测量单位的……
 

两个都是恒星,靠核聚变产生的能量作为支撑自身质量的压力,保证自己不会坍缩。

[……]

[明明听不懂还偏要听的笨蛋。]

[想打架吗!]

[咳,]伏见没还嘴,把炸了毛的家伙搂得更紧了些,[就是说蓝巨星的能量自给自足,可以不需要和谁打交道什么的。]

[喔、喔……]

[嗯……]

[你干什么……]

[没什么。]

[那你把我勒这么紧啊!]

故事继续。

红矮星与蓝巨星作为双星系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共同绕一个中心运动。双星的世界并不像三星与多星系统一样热闹非凡,但也不像单恒星系统一样被一群行星围绕。

二者彼此守望,以完全相同的角速度和周期,绕着同一个质心,安静度日。

二十万年对红矮星来说,不过是数百亿年生命中的一瞬。

“F,你不觉得好无聊吗,我们说说话吧?”

他在过去的二十万年中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对于Y的搭话也经常作以沉默或轻微地闪动火焰。

Y看到F身上蓝色的光芒奇怪地闪了闪。

“我、我一直都想问你……你是蓝巨星吧!”Y身上的红光变得强烈了几分,“好厉害!个子长得好大!温度也好高!”

 

“啧,你怎么那么吵。”

极度不善的语气,一副难以亲和的样子。

Y却好像没有一丝失落,“你终于肯和我说话了!”

[喂!给我等等!F星怎么和你一样爱咂舌啊!]八田一肘击在对方的肚子上。

[你到底有没有听懂剧情啊就乱抓重点。]

[不要小看我啊啊啊!]

[没有小看美咲。]

[这还差不……]

[在小看你的智商。]

[给我去死!]

 

F与Y渐渐开始熟络,作为蓝巨星的F,相比Y来说演化速度非常快,他的蓝色火焰愈发明亮。

“F,你越来越亮了哎!”Y的红色火焰也跳动得有些没有章法——虽然F早就说过,他的火焰从来都像笨蛋一样乱跳。

才不是笨蛋呢!

“嗯……”意外地,F没有像往常一样嘲笑Y长得小又温度低。

 

“F?”红矮星的火焰出奇地黯了黯,“你心情不好吗?”

短暂的沉默。

“你看!宇宙里有那么多好看的其他的星星,看看周围那么美好的东西,心情一定会好起来的吧?还有那边的星座,星系,星云……”

“你是认为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十分美妙?”F淡淡地打断了他的一番话。

“诶?”Y一时语塞。

“那黑洞呢?”F似乎突然来了兴致,蓝色的火焰似乎在兴奋地不正常地跳动。

Y的火焰却更暗了几分,“黑洞……好可怕!”

“你是这么认为的?”

“黑洞一无所有,不知道自己曾经是什么样子,不认最亲近的星球,连最好看的光……都不认……”

“嗯,就像失忆了一样。”

“Rw星就变成黑洞了……他和Rn、Ry、Ro明明是四星系统的!最后却……吞噬了他们……”Y的语气带着强烈的伤感,话音抖动,“他是我的朋友,你知道的吧……”

“不知道。”

“诶?”

 

[我其实,真的觉得,Y很好很好,对自己的朋友的那种情义,还有对F的那种温柔,]八田猛地拽了拽被自己压得皱皱巴巴的浴袍的一角,确认它还没有因此而沦为下一次大扫除用的抹布,[不要勒得我这么紧啊混蛋!全出褶了,明天还要重新熨!]

[笨蛋就是喜欢笨蛋星球。再讲你肯定听不下去了吧,这是悲剧。]伏见先生直接忽略了后半句话。

八田感受到了腰间的手臂没有一点要松开的意思,但是现在,故事只讲一半这件事……

[悲剧就悲剧!]

[上周看部悲剧电影都哭的像个没长大的中学生一样吧!]

[谁哭了烦死了!]在被子里狠狠踢了某人一脚,[再说了,明明就是你铁石心肠吧?前排的大叔都哭得止不住了,全电影院就你自己在那咂舌!]

 

后面的故事,就是关于黑洞了。

过了很久,很久,F才对他开口,“Rw什么的无所谓吧,反正我从来就没关心过别人的名字和命运,那与我无关,”F的蓝色愈发明亮,已经趋于白,“但是啊,黑洞……”

 

突然间没有了声音,Y看向F,他的蓝色已经不见了,白色中隐隐透着红。

又是以万计的年数慢慢过去,F已经不再是蓝巨星了——他现在的颜色,Y怎么会不认得。

那是极度耀眼的红,但是非常,非常刺眼。

“F……你……”红矮星看着面前的那片红色,不详的预感愈发强烈。他大声呼唤,他的火焰疯狂跳动着,而那一边却没有回应。

同一个质心,同样的角速度,同样的周期,同一个平面,同一个星系——每个双星系统的确都是这样。

却不是所有的双星系统都和FY一样——没有行星环绕,没有周围其他恒星强大的引力,没有主序星和伴星间的物质抛出与吞噬的供养关系,没有因暗能量的推力和宇宙暴涨论而愈行愈远偏离轨道。

他甚至无法相信这的一切。

但,双星就是双星,无论你们守着多么安静和平的世界,也有一件事无可奈何——你们永远无法拥抱,永远无法接近,永远只能守在这一端。除非撞击或吞噬。当然,那意味着毁灭。

 

[所以说,F到底是怎么了……变色是怎么回事?要爆炸吗?]

[嗯,要挂了。]

[?!]

[都说了是悲剧了。]

[星星怎么挂!]

[啧,就说美咲智商听不懂的。]

[吵死了闭嘴,给我讲完!]

[喔,我闭嘴,不讲了。]

[……]

[嘶……又掐我干什么?]

[掐的就是你!]

[……嗯?]

[嗯……喂……手放、放哪里啊!]

 

……

那,还是继续F和Y的故事吧。

F演化成的那副样子。光芒胜过Y百万年来所见过的一切恒星。深深的恐惧感油然而生——他不是没有见过骤变出耀眼光芒的恒星,就是Rw,在变成黑洞之前的样子便是这般光芒。

可他眼前的F——那不是漂亮的光,那是刺眼的利刃啊。所能见的宇宙范围内再没有此般光芒。

 

我们人类站在地球这样一个小石头上,用仪器和大脑去接近这个宇宙,在没有介质的真空中,我们是听不见声音的。但是啊,星球有星球自己的语言,也有他们自己的口耳鼻舌,他们可以温柔地问候,可以愤怒地吵架,可以交心地洽谈,可以恶意地诽谤,当然,也可以听见这一生中最不愿听到的爆破声。

超新星爆炸。

蓝巨星,演化为红超巨型,不受控制地吸收周围的宇宙物质,达到极限之后就会超新星爆炸,发出胜过常时无数倍的光芒。

“啧,还是要结束了啊。”

“你为什么……连区区百万年都没有到!”

许久的沉寂。

“别看,会疼。”
很轻很轻的声音。

他说别看,会疼。

Y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那可望不可即的彼端曾告诉Y,这个世界令他恶心,蓝巨星的演化速度太快了,而且,蓝巨星在宇宙中的数量少之又少,他根本无暇顾及杂鱼们对这种蓝色的指指点点。宇宙不是和Y说的一样处处美妙,90%以上都是暗物质,而Y一无所知。但是至少,F不讨厌他。

超新星爆炸后,就会坍缩成……黑洞啊……

黑洞是……时空曲率大到连光,都无法逃脱的天体。

这一刻他才明白,F为什么那么多次都告诉他,不要增加自己的质量。增加质量,就会增大他们之间的引力,就会愈来愈近。

不仅仅是……不讨厌的程度吧!

从未说出口的珍惜,从未想到的是,潜在嘲讽和冷淡之下的他竟那样珍视彼岸的星,埋在厌世情绪下他曾敞开心扉,还有,最后那一生中最温柔却最让人难以接受的话——别看,会疼。

 

是永别。

黑洞,几乎不保持形成它的物质所具有的任何复杂性质。它对前身物质的形状、成分都没有记忆,它所保持的只是质量、角动量和电荷。消繁归简,或许是它最基本的特征。是它,不是他。
 

F,你听不见了吧,但是,还是要告诉你,我没有增加自己的质量,也没有,被你吞噬。

红矮星Y余生几百亿年的生命,将要和彼岸那个忘记了一切的黑洞一起度过。

“这样啊,这样也好……”

[你喜欢的Y没挂。]

[……]

[都说了是悲剧,爱哭的小鬼。]

[没哭。]

[嗯,不过作者把他恋人写哭了。]

八田偷偷用被子擦了擦眼睛,虽然对方看在了眼里。

[作者是谁啊?]

[我。]

[哈?!]

[嗯。]

终于反应过来的八田作势要揍人,又被那只手轻轻包住了拳头。

[十二点了,生日快乐。美咲。]

这样的语气。

太狡猾了。

唇边是再熟悉不过的温度和味道。

夏日载着露水的百花释放过奇异的芬芳,纪念日里红酒醇美的香气和蛋糕上奶油的吐息,都很诱人,又都在你面前一一变得失色和无味。

姑且原谅你的狡猾了……

真是……让人在甜蜜和温柔面前,没有了一丁点力气。
 

 

……
 

美咲,7.20生日快乐。

……

until death do us apart

……
No, even death can not do us aprat.

【END】

拖久也要假装是生贺…

觉得烂尾了……

天文知识什么的……orz毕竟不是天文学专业,仅凭兴趣和资料实在是……有的东西也许真的不严谨,因为能力有限,出现bug的话希望及时指出。

请多多指教!

 
2015-07-26
/  标签: K伏八猿美
10
   
评论(10)
热度(38)
懒癌,话废,喜静,少言。
圈地自萌。
猿美,青厨,洁癖,怪胎。
既无赫里,亦无灯雨。